台北国际书展》飞向宇宙,浩瀚无垠:以独立精神,创造读力时代

最后编辑于 2020-06-23
966 90 522
台北国际书展》飞向宇宙,浩瀚无垠:以独立精神,创造读力时代

一年一度的台北国际书展即将于2月6日开跑,今年主题定为「读力时代」,这4个字一出,独立出版联盟理事长刘霁忍不住在脸书上留言:「我们的时代来了!」

近几年来,由独立出版联盟、台湾独立书店文化协会及非政府组织(Non-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;NGO)联合策展的「公民书区」,屡屡成为书展现场的亮点,更带动了各家出版社对参展的想像力。在出版市场生存不易的时刻,国际书展近年反倒越来越见活力,彷彿要以旺盛的创意面对挑战。今年公民书区又会为我们带来哪些惊喜呢?

阅读太空站,发送资讯、探索未知的冒险基地

「公民书区」集合了3个不同性质的单位,「独立出版联盟」聚集了充满活力与想像的新世代出版人;「台湾独立书店文化协会」是书店店主和爱好独立书店的读者,为了推广多样化阅读而成立的组织;各家NGO则在身体力行之外,长年藉由出版与文字传播理念。三个单位分别代表出版的不同环节,平时于自己的岗位上各自努力,到了国际书展时便「合体」,展现出版的独立精神。

阅读就像是进入不同的宇宙。每一本作者呕心沥血完成的作品中,都包含着无限的想像与能量。藉由阅读,我们可以一次又一次体验不同的冒险。今年公民书区的摊位,便以太空及资讯站做为设计概念。

点击图片可阅览展册

独立出版联盟相当于资讯生产及发送区,放射状排列的书柜如同伺服器承载着知识,中央展区的发射装置,则象徵知识的传递与散播;独立书店无疑就像控制基地与转播站,将资讯广为传递至世界各个角落;NGO区则採用多座大型三角立柱装置,既象徵有待探索的未知领域,也是勇于突破的飞行器。展场中央则如同往年,準备了开放式空间「独剧场」,从新书讲座、对谈分享,到议题讨论……书展期间内,将有各式各样的交流不断在此发生。

To Infinity and Beyond,用想像力和与读者一同漫游

独立出版联盟成立迄今,已迈向第5个年头,而在书展的「读字」系列则已是第8年了,每年摊位布置设定的不同情境,机场、车站、部落、酒馆……不仅在展场里总是特别显眼,更成为许多出版人、作者与读者交流的场所。今年似乎野心又更大了,主题不再限于具体的空间,而是充满未来感的「读字漫游2037」。

为什幺是「2037」(绝对不会告诉你其实只是因为加个数字听起来比较酷)?去年是台湾解严30週年,自1988年开放报禁至今,台湾出版已成为华语世界最自由开放、百花齐放的象徵。独立出版社虽然规模迷你,但每一家都代表着一分可能性,更展现了台湾多元的创意活力。独立出版联盟希望藉由今年的「读字漫游2037」,和读者一同想像未来20年的出版样貌。

除了更前瞻的命题,已聚集超过30组单位的独立出版联盟,今年新加入5个极具特色的成员,比如成立超过10年,以女同志小说为主的文学出版社「北极之光」;2016年于马来西亚创立,致力推广马华文学的杂誌《季风带》也跨海来台。在个人出版成员中,不仅同样有生力军加入,好久不见的诗人夏宇,亦将带着最新作品及绝版逸品重返读字摊位(尖叫吧,粉丝们!)。

独立书店多元再进化,北中南同步发声

相较于出版社每年此时把握与读者面对面的机会,平常就以销售为主轴的书店,在书展中的定位反倒不那幺理所当然。对书店而言,卖书已然不是参展的目的,而是藉由这个机会展现理念。

成立于2013年的台湾独立书店文化协会,以支援独立书店的文化精神、经营与生存为核心,经常性举办各种推广及交流活动。今年展区的主题为「蜕变与展望」,意图借镜上个世纪人类探索太空的科学冒险精神,自诩独立书店做为知识与阅读的推广基地。展区中央装置的天线雷达,就是要串联台湾各地的独立书店,共同推动崭新的社会阅读样貌。

在这个书籍不是唯一的知识载体,「阅读」也必须重新定义的时代,若不随着科技调整目前的书店型态,书店很可能成为消失的行业,书店精神也将跟着一起消失。如同生态环境需要维持多样性,书店同样需要多元发展。

独立书店并不是这几年才出现的新玩意,数十年来,全台的独立书店早已演绎出各种类型与主题模式,展现台湾土地上丰富的文化样貌。2018年国际书展的展出内容,便包括各地独立书店的发展历程,介绍深藏于巷弄间的小书店,或已被记忆遗忘的老书店。藉由这些分享与回忆,唤回读者对于走读实体书店的乐趣。历年来已创下口碑的「独立书店地图」,今年将推出线上版本,台中和高雄等地还将製作包含艺文旅游路线的双语观光地图,让逛书店变得更有趣。

既然是书店,活动自然不仅限于展场内。书展期间,北、中、南三地独立书店,将同时串联举办书展及座谈,与当地民众进行互动,讨论独立书店的未来发展及可尝试的演化方向。期待更多读者的参与,激发出更多火花,促进新型态书店的诞生。

充满生命力,对社会现实的书写与想像

NGO不是都出现在街头、在媒体版面上吗?和出版有什幺关係?

如果这幺想,你就错了。

「出版」是直接与群众接触的重要途径。回顾没有言论自由的戒严时期,社会进步力量就以「党外杂誌」等方式,将主流媒体不敢报、也不能报的资讯有效地散播出去。「出版」之于NGO,其实是最有力也最重要的发声管道之一。

点击图片可阅览展册

自90年代以降,台湾社运界努力经营出版事业,对这些NGO而言,出版品能扩大碁盘,同时对外倡议组织理念。然而出版毕竟非社运组织的主要业务,NGO常因人力、物力等条件限制,在出版作业上无以为继,也造成许多宝贵的社运经验传承不易。儘管如此,在不少有心人士的努力下,近年来不少NGO出版品获得奖项的肯定,为台湾书市增添了丰富面貌,成为台湾出版的特殊风景。

本次参展的组织,成立的时间跨越了台湾民主化发展的维度。在解严届满30周年之际,NGO将参展主题定为「书写与想像」,既回顾过去,又透过书写勾勒出无穷想像的未来。公民书写、社运出版,文字不仅是记录社会脉动的工具,也让出版更具穿透力和生命力。


NGO组织近期推出的新书

书展现场除了以象徵飞行器的大型展板介绍各NGO组织外,每天在展场都安排了公民讲座,邀请兼具NGO工作者和书写者身份的讲者,藉由自身经验分享如何将草根语言化为文字。除了让读者能藉此理解各组织为推广议题所做的努力,也是让民众更贴近NGO,促进社会改革的最好机会。

▇读字漫游2037,活动时间表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你可能还喜欢以下内容